新闻中心
公司地址:杭州市绍兴路湾兜里
邮  编:310004
电话/传真:0571-28892380
E-mail:taiyitouzi@126.com


新闻中心







专栏:2011-2020,美国经济的黑暗十年
来源: 时间:2011-8-24
未来十年是什么样?险恶的政局准会让经济问题比今天还要糟糕得多。

哥伦比亚大学(Columbia University)教授罗伯特•里伯曼(Robert Lieberman)今年早些时候在《外交事务》(Foreign Affairs)杂志上撰文称,“美国经济似乎正在走向崩溃”。

乔希•罗金(Josh Rogin)日前也在《外交事务》杂志上撰文警告称,“这一仗还没完:你是不是觉得没完没了的债务上限谈判丑陋不堪?其实国会的争斗并没有结束,不过是刚刚热身呢。”。等今年秋季休会期结束,议员们重返国会时,“还有八场外交政策战要打”,经济复苏会受到进一步拖累。

8月初标准普尔公司(S&P)下调美国信用评级,股市单日下跌513点,经济陷入二次衰退,这些都是例证。

另一名外交政策专家詹姆斯•陶布(James Taub)警告称,透过债务上限协议,我们看到的是茶党(Tea Party)对美国国力的可怕设想。

我们将面临一场灾难。陶布写道,“只有枪炮,没有黄油……国库里的钱一股脑地全充作军费……当前许多美国人都希望政府少干预国内事务,尤其是少插手海外事务,而刚刚达成的债务协议却让保留美国庞大的国防预算成为可能,至少,如果国会共和党人条件能够得到满足,国防预算会有望保留。”

号称共和党内达斯•维达(Darth Vader, 为《星球大战》中的人物,是一个具有矛盾色彩的人──译者注)的米切•麦康奈尔(Mitch McConnell)就在干这个,他一心要阻止奥巴马(Obama)连任总统,却刻意忽略与之相伴的负面影响──扼杀经济复苏。

麦康奈尔已经在蓄意破坏新成立的国会债务问题“跨党派超级委员会”了,他宣称只任命签署格罗弗•诺奎斯特(Grover Norquist) “不征新税”承诺书的共和党人。

经济学家警告称,如果没有新的税收收入,经济复苏是不可能的,所以未来还会有更多僵局出现。

但问题不仅限于非民主党人的那些险恶承诺。美国确实“正在走向崩溃”。看看民主共和两党吧:民主党缺乏强有力的领导,共和党和茶党则信奉怪异的熊彼特理论(Schumpeterian),认为只有摧毁经济才能拯救美国,才能为无政府主义以及崇尚自由市场的里根经济思想(Reaganomics)的复兴铺平道路。

政治危机把经济拖入泥潭

伙计们,政客们真的是无法无天,完全没有管理经济的能力。他们的经济政策不合理,甚至可以说,他们在经济问题上既无知,又短视。

难怪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8月初时一天就暴跌513点。也难怪专家指出了高科技股的市盈率问题,警告称新兴市场经济体可能会出现新一轮互联网泡沫破裂、二次衰退以及大宗商品价格大跌,欧洲则会面临无休无止的债务问题。

简言之,我们将迎来一场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媲美的完美风暴。当年灾难性的政治狂热延长了大萧条持续的时间,让美国经济卷入影响深远的全球性问题中,正是这些问题催生了非理性的时代思潮,引发了世界大战。

在过去十年里,我们曾预见了2000年的泡沫破灭、2008年的金融市场危机以及2009年昙花一现的牛市。现在看来,历史学家今后在回顾2011年到2020年这一历史时期时,很可能会将其称为“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十年”,这十年会比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“大萧条”还要糟糕。一切都在意料之中,但政客们却不愿正视。

今年年初我们曾作出十项预测,预计将发生一连串事件,等到量变转化为质变,美国会被“创造性毁灭”浪潮所吞噬,最终,我们“过于贪婪而不容倒闭”的货币和银行体系,还有我们为超级富豪和腐败政体服务的资本主义都将受到重创。

近期的债务上限协议为人们敲响了警钟,预示情况在长期内可能会大幅恶化。我们将迎来一场旷日持久的新内战,一方是特殊利益集团和超级富豪,另一方则是中产阶级和弱势群体。这场耗资靡费的自相残杀将进一步削弱美国的世界超级大国地位,敌人们该幸灾乐祸了。所以大家系好安全带吧,今后一些年,情况会越来越糟。

下面我要提出十项最新年度预期,对今后十年逐年进行展望。未来十年将是有产者和无产者展开经济战的十年,令美国从内部土崩瓦解的三种意识形态之间的斗争也绝无妥协余地。“贫富差距”、贪婪、权利和敌意都如此根深蒂固,根本不可能妥协。只有像1929年那样出现大灾大难,资本主义和民主制统统崩溃,经济坠入地狱,美国才不得不进行彻底改革。看看今后十年都会发生些什么吧:

2011年:华尔街超级富豪统治华盛顿

过去三十年,所谓的民主国家美国一直控制在保守派手中,从里根(Reagan)到奥巴马都是如此。在这种背景下,连“进步的”的联邦最高法院(Supreme Court)去年也做出一件让美国人神经崩溃的事。最高法院推翻了长期以来一致沿用的判例,让富有老板掌控下无生命的公司拥有与有生命的公民同等的权利。在笔者当年就读的弗吉尼亚大学(University of Virginia)的宪法课堂上,这项裁定会被判为不及格。

2012年:超级富豪在政治体系中的绝对权力得到巩固

联邦最高法院的荒谬裁决让政治贿赂成为合法行为。现在,数十亿美元经游说者之手进入政客的口袋里,目标只有一个,就是要确保每个政客都按超级富豪的意志来投票。谁有钱就是老大。美国不再是一个民主制国家,甚至连财阀制国家也算不上。如今,美国中产阶级正迅速沦为第三世界的穷人,而富人则越来越富,超级富豪与其他人之间的差距稳步扩大。现在看来,谁是2012年大选的赢家并不重要,因为金钱腐蚀了一切,在这个对说客和富有捐款人偏爱有加的体系中,奥巴马已经成了任人摆布的傀儡。

2013年:五角大楼加紧发动全球商品战

布什(Bush)总统当政期间,《财富》(Fortune)杂志曾对五角大楼一篇机密报告进行了分析,该报告预计“气候将迅速发生彻底变化,会成为所有国家安全问题的根源”。,“大规模干旱让耕地变为沙漠,森林化为灰烬”,数十亿新增人口为全球带来不安定因素。此外,“到2020年,肯定会发生某种极端事件……旧的模式可能会再次出现;战争将主宰人类生活”。不愿正视现实的政客们将选择战争,而非协作。

2014年:全球人口激增,资源迅速枯竭

美国“超级富豪阴谋”从中产阶级纳税人手中榨取了数千亿美元。超级富豪可不管全球每年剧增1亿人口要消耗多少稀缺的大宗商品,他们只是将其视为通过自由市场全球化致富的工具,而根本不考虑全球人口攀升到100亿会酿成怎样的悲剧。所有这一切都需要耗费更多地球上有限的、不可再生的资源。环保人士比尔•麦吉本(Bill McKibbenc)曾警告称,“再不行动起来就迟了。科学证实,地球已经开始遭到破坏。”。假如我们现在对环保人士的警告充耳不闻,未来会遭报应。人类无法拯救地球。

2015年:“镀金时代”让美利坚“世界帝国”崩溃

当年五角大楼预计2020年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时,凯文•菲利普斯(Kevin Phillips)也曾在《财富与民主》(Wealth and Democracy)一书中警告称,“多数强国在经济实力达到顶峰时会变得不可一世,不惜以巨大的代价发动世界大战,结果耗费大量资源,背负巨额债务,最终玩火自焚。”《巨人:美利坚帝国的兴衰》(Colossus: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American Empire)一书作者、金融史学家尼尔•弗格森(Niall Ferguson)也警告称,认为政治进程呈季节性和周期性是在自欺欺人。

2016年:里根经济思想不攻自破;旧体系开始崩溃

弗格森问道,“假如历史进程不是周期性、缓慢渐变的,而是不规律的呢?假如社会的衰亡无须经过很多世纪,而是突然发生,让人措手不及的呢”?”贾德•戴蒙(Jared Diamond)在《大崩溃》 (Collapse) 一书中警告称,“最让人不安的历史事实是,有那么多文明都曾呈现出急转直下的衰落势头。确实,一个社会可能在其人口、财富和实力达到顶点后就开始走向衰亡了。”但共和党新党首对历史教训却视而不见。

2017年:中产阶级革命爆发,巴菲特所在的“富有阶层”失利

革命的种子多年前就播下了。沃伦•巴菲特(Warren Buffett)预见未来将爆发革命,他说,“没错,会爆发阶级战争,但战争是我所在的富有阶级发起的,赢家也将是富人。”2016年总统大选之后,政治矛盾会引爆一场新的内战。收入“差距”让泡沫破裂,经济崩溃,政府再度出手救助“过于贪婪而不容倒闭”的银行,在全国激起民愤。新一轮萧条点燃了阶级反抗之火。

2018年: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(Fed)和华尔街垮台,哥拉斯-斯蒂格尔法案(Glass-Steagall)重新生效

戴蒙说自己是“谨慎乐观派”。他认为,“在问题已经露出端倪,但还不算非常严重时,领导人应该有勇气从长远角度来考虑问题,作出果断、果敢和前瞻性的决定。”。而他们却磨磨蹭蹭,根本没有采取果断行动。本轮危机会引发文化革命。历史告诉我们,多数领袖的行为动机是眼前的个人利益,而非长远的公共利益。那些接受亿万富翁赞助的政客更是如此,个中原因看看他们的赞助人便知,除了财季业绩、年终奖和下次大选结果,这些家伙什么也不关心。

2019年:全球商品战蔓延,数百万人丧生,数万亿美元付之一炬

超过半数的联邦预算投入了五角大楼的战争机器,美国财政和货币政策空间受到限制。在这种背景下,世界人口的加速增长以及稀缺资源的减少引燃了新的商品战争。人们不得不反思,在国内就业、教育、医疗、养老等项目迅速恶化之际,是否应该减少国防支出。

2020年:美国首位女总统诞生,父权制时代结束

显而易见,父权制(从古至今男人主导世界文化、政治和经济)已经失败了,它把世界带到了毁灭的边缘。为什么男性统治者会失败呢?投资管理公司GMO(资产管理规模达1,080亿美元)的负责人杰瑞米•格兰瑟姆(Jeremy Grantham)曾预见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,现在又发出新的警告,称男性领导者的管理风格偏情绪化,“缺乏耐心……只关注本季度要做的事情或者年度预算”。他认为,“应该有更多具有历史眼光,考虑更周全、右脑更发达的人”来担任领导者”。然而,“我们现在的领袖是一群只考虑眼前的左脑发达者”,所以“每次发生无历史经验可循的小概率复杂事件时,他们必然处理不好”,2000年、2008年、2012年、2016年和2020年都如此。

格兰瑟姆的研究显示,在即将到来的后资本主义美国时代,女性领导者将自然而然地脱颍而出。其中一项原因是,男性的大脑构造决定了他们是短视的破坏者。更重要的原因是,女性大脑的进化决定了她们天生就更擅长从长远角度考虑问题。脑科学研究者告诉我们,75%的男性属于短线左脑思考者,75%的女性显示出较强的右脑思考特征,能够进行前瞻性思考,她们更擅于考虑未来和宏观图景,能认识到未来的结果,她们是维护和平的人,而不是战争游戏玩家。

小结:以上十项预测绝非玩笑,所以请理性、稳健地投资,千万不要轻信男性金融家、男性政客和和男性超级富豪的夸夸其谈。
[关闭]
友情链接  太乙投资  
Copyright ©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杭州太乙投资咨询有限公司

   

在线客服